C◎M◎H

=初漠寒。
没有文笔,写文是为了自己开心,說話簡單直白,gh請離。
所有关注都会回关,介意麻烦私敲,麻烦到您万分抱歉,感谢关注。

【山糖】借我靠靠唄

※一點點小日常短打,傻白甜xx

※身高梗注意

※不要上升三次

※感謝。

偷偷的於身后比划了下,糖浆不被察觉的轻笑了笑。

"怎么了?"原本埋首于书本中的与山转过头,却毫无防备的对上了糖浆肃然的浅蓝双目。  

糖浆走到他身旁,轻轻的拉开与山旁的椅子坐下,认真的与他对视。 与山见他面色有异,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,于是用了更加认真的眼神看了他一眼,可看见的却是糖浆比平时更加暖意的眼神,似乎是见到对方不解的神色,可他却笑得更暖了,輕聲道: "与山,你是不是又长高啦?"    

这话一出,与山愣了很大一下 刚才看着糖浆一脸正经八百的样子,以为是要说什么大事件,一边想着自己最近是不是做了什么得罪自家小情人的事,一边认真的回看着他,没想到只是要说这种事... 他再度放松的靠上椅背,长长的舒了一口气:"可能吧,最近没量,怎么?" 刚问完话,与山看了看糖浆的眼神后马上瞭解到他为什么要问这种問題了。

"什麼時候才能長得比我高啊与山——你這样我很難抱著诶一一"说罷便拿起与山面前的黑咖啡十分自然的啜了一口,毫不誇張的皺了皺鼻子:"好苦..."
"黑咖啡当然苦,"用看着笨蛋的眼神看了一眼瘫在肩膀上的人,极为小声的补了一句:"你把我当什么啊..."

糖浆愣了一下,抬起头眨了眨眼,轻笑着道: "我的人。" 与山刚要将视线转回于书中的动作似乎的愣了下,可稍纵即逝。 糖浆见他不理会自己了,有些挫敗的將臉整個埋進與山的肩膀上,过了不到幾分,又道:“與山你還是別長太高的好,這樣我好靠著。”

"...行吧我給你個按鈕你自己調整高矮行不行..."

"當然好呀,如果你能做出來的話——"

"再說話就不讓你靠著了。"

"哎別別別我錯了..."

這小倆口就這樣清閒的過了一個中午。

至於与山的肩膀之後酸痛了多久,都是后話了。

——

幕外聲:媽耶我處女文給山糖了(x 有點緊張hhh           

存一下。
以后我开车了就用这个挡。